首页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习近平治国理政活动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解读 宣传教育进行时 学习出版

定价:59.00 元 时代楷模·2017——王锐

  • 作者: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教育局
  • 出版社:学习出版社
  • 责任编辑:张 俊
  • 出版时间:2017年10月01日
  • 技术编辑:周媛卿
  • 开本:710毫米×1000毫米 1/16
  • 版次:第1版
  • 装帧:平装
  • 印次:第1次印刷
  • 字数:171千字
  • I S B N:978-7-5147-0813-4
  • 语种:汉语

王锐,陆军第74集团军某合成旅两栖装甲突击车车长。他是强军思想哺育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革命军人,入伍以来,他坚持把强军报国作为人生追求,以战士特有的忠诚投身强军实践,立足本职岗位追逐强军梦想,紧盯未来战场勇当铁甲先锋,在平凡岗位上干出了一流业绩,立起了践行强军目标的时代标杆,书写了新一代革命军人的风采荣光。本书收录了人民日报、新华社及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的报道文章、视频节目,通过图文并茂、链接网络媒体的方式,多侧面地呈现了王锐的崇高形象。

■军营·故事

黄草岭微讲堂

从2016年年初开始,王锐迷上了北京卫视的一档节目《我是演说家》,在他看来,里面每篇演讲都传递着正能量,引发大家共鸣。王锐被节目的新颖形式深深吸引,再联想到平时连队的政治教育,他找到指导员交流:“这么好的形式,我们能不能借鉴呢?”

看过王锐推荐的视频,指导员对王锐的想法表示赞成:“你的建议很好,有没有什么具体考虑?”

“我感觉平时连队组织教育学习,常常是一人讲、大家听,缺乏交流互动。我们可以借鉴这种形式,让大家都登台讲一讲,既可以搭建一个自我展示的平台,又可以分享日常学习心得,还能激发大家参与的积极性。” 王锐道出了自己的初步想法。

“嗯,思考还比较周到。刚才我也想了一下,我们叫 ‘黄草岭功臣连’,现在也比较流行 ‘微活动’,要不我们就组织个 ‘黄草岭微讲堂’ 吧。” 指导员肯定道。

“好,今天晚上我就和几个理论骨干一起商量一下,争取尽快研究出个方案来。” 王锐兴奋地向指导员请示。

“放手去干吧,刚开始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,先办一期试试,有困难及时报告。” 指导员给予了充分的鼓励。

王锐带领6人理论学习小组开始了精心的准备,上网搜索资料、翻阅理论书籍、精心设置主题、分头编写讲稿、确定领讲人选、组织试讲磨合,从活动形式、场地布置到交流互动等方面逐一筹划,并广泛征求大家意见。

王锐与战友们进行学习讨论交流(于逢源 摄)

一周后,连队第一期 “黄草岭微讲堂” 正式开讲。王锐第一个登台,围绕 “强军思想引领我成长” 这个主题,结合图片、视频和课件,生动地讲述了自己学习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的心得体会、坚定理想信念的心路历程和矢志精武的拼搏经历,大家被王锐精彩的讲演所感染。互动交流环节,台下战友纷纷主动上台分享心得、畅谈体会,首次微讲堂取得了圆满成功,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欢迎,成为了连队的一档学理论的品牌栏目。

姥爷的嘱托

王锐的家乡在河北承德,姥爷是一名老党员,他听着红色故事长大,打小就在心里埋下了从军报国的种子。高中毕业后,王锐报名参了军。临行前,姥爷拉着王锐的手说:“到了部队要好好干,争取早点入党。”

王锐一直记着姥爷的嘱托,新兵刚下连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时刻向身边的党员看齐,工作尽心尽责,训练刻苦认真,不仅顺利入了党,还当上了班长。

2015年,家里告知姥爷病危,王锐匆匆请了假。“姥爷,我回来啦!” 病床前,看到姥爷醒来,王锐急忙凑上前说道:“姥爷,我一直记着当兵前您跟我说的话,我现在入了党,还当上了班长。”

姥爷听到后,紧紧拉着王锐的手,两眼泛出泪光,久久才一字一句地说:“一定要好好听党的话。”

“会的,我一定会永远听党的话!” 王锐用力向姥爷点点头。

返回部队,王锐把对姥爷的思念化成工作的动力,理论学习,他更加刻苦、更加深入,训练比武,他一马当先,各项成绩在连队名列前茅,年底荣立三等功。

得到三等功奖章的那天晚上,王锐躺在床上,耳畔回响起姥爷临终前的嘱托,他在心里默念:“姥爷,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决胜14厘米

2014年夏天,粤东某海训场,“广字39号” 对抗演习正在紧张进行,王锐驾驶的809战车作为主攻方向基准车投入战斗。泛水编波,突击上陆……铁甲洪流势如破竹。

“报告,发动机故障,无法前进!” 正当演习进入拔点破障关键时刻,809车的前车突然趴窝,仅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。

如果不能迅速超车打掉 “敌” 火力点,车队就有被全歼的危险。面对险情,大家心急如焚,因为大家清楚,驾驭近28吨的铁甲战车通过起伏不平的狭窄通道,犹如在刀尖上跳舞,稍有不慎就将进退不得,成为阵地上的活靶子。

“王锐,能不能冲过去!” 连长在电台里焦急地问道。

“能!” 王锐坚定地回答道。

虽然前车留下的通道特别狭窄,但王锐仍然有信心安全通过。这源自于他平时对自己的严格要求。按照大纲要求,两个限制杆之间的距离等于 “车宽+80厘米”,但王锐非要增加难度提高标准,主动缩短限制杆的距离,他不断跟自己 “较劲”,一次又一次挑战极限。

正所谓艺高人胆大,关键时刻看实力。王锐屏住呼吸,右手紧抓挡位,左手握着方向盘,眼睛紧贴视镜仔细察看周围情况,战车随即转向。转进窄道时,他瞅准机会,换挡加速,战车轰隆隆吐着黑烟,如线穿针孔一般从窄道径直冲过,直奔敌前沿阵地,扭转了被动局面。

驾驶训练中,王锐作为教练员,指导官兵进行训练(彭希 摄)

事后,演习复盘才得知,那条起伏不平的通路仅比战车宽了14厘米,是战车宽度的百分之五,导调组评价:“这个驾驶员真是练就了 ‘精准’ 穿越的绝活!”

海上惊魂50秒

“战车在水上熄火,这是每一名驾驶员的噩梦。在茫茫大海上,失去动力的战车只能随波逐流,随时可能出现各种险情。” 每次部队组织海训,秦浩航都会回想起2013年海训场上和王锐一起经历的那惊心动魄的50秒。“要不是王锐迅速排除故障,使战车恢复动力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” 谈起当年的经历,秦浩航语气中透着敬佩。

2013年10月9日下午,粤东某海域,王锐所在营展开抢滩登陆训练,战车如钢铁巨龙劈波斩浪。即将登陆时,海面上突然掀起风浪,海况条件接近战车性能极限。

就在此时,王锐感觉车身猛地往下一沉,“稳住方向!……加油门!……糟糕,车辆熄火!” 听着耳机里王锐的声音,大家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指挥所,指挥所,809战车突然熄火,请求支援!” 车长秦浩航第一时间报告情况。

“注意观察,原地等待救援!”

1米多高的巨浪肆意拍打着战车,下一秒也许就会发生重大险情。而此时,战车距海岸线还有1公里多,救援车辆赶来至少需要3分钟,大家心急如焚。

“不行,必须想办法重新启动车辆!” 王锐喊道。车组人员中只有王锐学过驾驶,能不能脱险,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。

王锐带领809车组向岸滩全速冲击(彭希 摄)

王锐冷静下来,发动机,油路,电路……按照平时学习的特情处置程序,王锐迅速排查可能出现的故障。

“砰!” 突然一个大浪打来,战车被高高托起,车身剧烈颠簸。王锐双手死死抓住方向盘,豆大的汗珠顺着鼻尖直流。

“对!保险丝,肯定是保险丝出了问题!” 炮弹发射时巨大的后坐力最容易将驾驶舱的保险丝震松,导致车辆熄火。王锐起身打开配电盒,逐个仔细检查。果不其然,就是保险丝松动,他马上把保险丝接回原位,然后迅速返回到驾驶位置。

车辆启动,动力恢复,车组成功脱险。

“幸好有王锐在。” 大家都长舒一口气。后来了解到,从发生险情到成功处置,王锐仅仅用了50秒。

“三特”计划的由来

2015年12月,指导员传达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精神:“会议提出,要调整改善军种比例,优化军种力量结构,根据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改革部队编成,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、合成、多能、灵活方向发展……”

听到这里,王锐产生了不小的 “震动”:下一步军队朝着合成化方向发展,对军人的综合素质要求肯定会越来越高,虽然今年刚考取驾驶特级,但装甲兵另外两大专业射击和通信,自己距离特级水平还有差距。

王锐清楚地记得,2015年的一次演习,战斗刚打响,远程炮兵、陆航、两栖作战力量率先对 “敌” 火力进行压制性打击,直前破障分队在火力掩护下开辟通路;海上编队则抓住时机采取多种手段突击上岸……

特别是2016年两次 “败仗” 让王锐记忆犹新。一次海上驾驶,王锐突遇电台通信故障,与指挥所失去联络,由于专业 “偏科”,战车最后无功而返。另一次是在山地进攻演习中,王锐所在车组被蓝军包围。正当他们准备突围时,导调组却判射手 “阵亡”。车长王锐临时担任射手,结果由于不熟悉近距离射击操作,全车被 “敌人” 活捉。王锐至今想起这两次失败仍然深感遗憾,他想:要是自己精通另外两大专业,就不至于吃败仗。

“现代战争中,‘一招鲜’ 已不能吃遍天,多一项本领,就多一个战场打赢的机会。技多不压身,我要向 ‘三特’ 发起冲击。” 王锐在新年度的打算中为自己制订了 “三特” 计划:3年内,还要考取通信和射击两项特级。

360度射击

2016年4月初,为推进实战化训练,团里组织新大纲编修试训,其中突击车行进间360度任意角射击属于升级课目,大纲教范没有此项内容,难度极大。为此,团专门成立训练指导攻关小组,每个连队抽一个车组先训示范,而后择优在全团进行观摩,连队把这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王锐所在车组。

受领任务后,王锐迅速集合车组人员商量对策:“突击车进行多向射击,我们以前没打过,大家怎么看。” 驾驶员李博强有点泄气:“以往单车战斗射击,射击方向与车体前进方向基本一致,横向、侧向、反向射击还从未尝试过,安全风险太大了。而且,到时候团领导都在现场,要是打不中岂不出丑?” 然而炮长徐斌旭却信心满满:“没事,只要王锐你把车开稳了,我就能打中。” 王锐当即表态:“头车就要打头阵,而且战场上360度都是射向,我相信,只要我们抓紧时间练,搞好配合,绝对没问题!”

为了能被选为试射车组,王锐带领车组人员,在机关的指导下,开始了专攻精练,他们晚上学理论,白天练专业,按照先慢速后快速,先简单地形后复杂地形,先停止射击后行进射击的顺序反复磨合。他们一钻进战车就是半天,常常弄得一身泥汗、灰头土脸。半个月后,车组逐步开始加大训练难度,规定速度一点不降,复杂地形一个不落,战术动作一个不少……就这样,练就了行进间全方向射击的绝活。

王锐悉心向新驾驶员传授海上驾驶训练经验(张永进 摄)

4月下旬,岭南某山区阵雨如帘,雾气厚重。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,只见王锐驾驶809战车顺利突破所有障碍,迅速抵近目标前沿。

“6点钟方向,敌地堡,1200米,行进歼灭!”

战车平稳向前,炮长迅速将炮管旋转180度,捕捉、瞄准、射击……10余个动作一气呵成。“轰!” 伴随着熊熊火光,目标靶应声命中,随后3发炮弹陆续打出,全部命中目标。观礼台上瞬时响起了掌声。

这次战斗射击为王锐的军旅生涯又添上了精彩一笔,同时开创了全团该型突击车多向射击先河。

险成“车舰肉夹馍”

2013年5月12日,团里根据训练计划开展海上驾驶训练,王锐被营里指定为驾驶教练员。前3个训练课目,合格率均达到100%,即将展开危险性最大的上下登陆舰训练,所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第一个进行上舰训练的是驾驶员王国栋,可战车刚下海,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卷起风浪,重达20多吨的两栖装甲车在大海中宛如一叶扁舟,车上的潜望镜不时被溅起的浪花淹没,王国栋透过潜望镜看百米开外的舰船如雾里看花。

战车即将上舰,由于风浪过大,战车的螺旋桨不时露出水面,车辆动力不足,车体无法打直方向,失去控制,被凶猛的海浪冲离原来的航向。王国栋打开应急系统,试图重启驾驶操作平台,但并没有效果。王国栋急了,如果不能迅速处置,战车就要撞舰……

危急时刻,担任教练员的王锐果断跳出战车,站在下滑板上,拿起撑杆就向舰体顶去。晃动的车体让王锐找不准方位,他猛地一顶,车体不光没有半点移动,汹涌的海水还瞬间淹没了他的大腿,甚至差点被卷入海流中。王锐攒足力气再次撑杆,战车依旧纹丝不动。王锐知道,如果再这样下去,他可就要成了 “车舰肉夹馍”。

千钧一发!王锐压下身体重心,用力猛地往旁一顶,战车有了一丝转向。看到希望后,他用撑杆直接抵住自己的胸口,身体倾斜45度,用尽全身力气压,1秒,2秒,3秒……最终,战车被缓缓推开了。

勇闯办公室

2010年12月初,入伍第二年的王锐由于表现优异,被推荐到新兵连任副班长。上任不久,班里新战士郭晓峰由于高位肠梗阻住进医院,连队决定派王锐到医院陪护。经过一系列治疗,加上王锐悉心照料,小郭病情有所好转。

临近春节,王锐特意外出买来小郭爱吃的水果,回来却发现小郭心事重重。在王锐的追问下,小郭吞吞吐吐地道出了缘由:“刚刚听护士们聊天,说医院春节放假,我们要回部队了,病要是治不好,我担心可能会被退回老家!” 小郭越说越伤心,抱着王锐哭了起来。

“你先不要急,我去把情况搞清楚再说。” 王锐看到伤心的战友,想着自己带的兵有可能被退回,嘴上说着让小郭放心,但心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“怎么办?我怎么帮他呢?” 王锐在走廊焦急地走着,不知不觉来到副院长办公室门前。“找院领导?人家可是师级领导,我才是个兵,合适吗?” “管不了这么多了,小郭是我战友,为了他就算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!”

王锐鼓起勇气敲开了副院长的门,忐忑地说道:“首长,我是郭晓峰的副班长,他的病还没治好,能不能让他继续住院治疗?” “小伙子,不要紧张,慢慢说。” 副院长一边安抚着王锐,一边了解着情况。

“小王同志,这是个误会,春节期间由于医院实际情况,会安排病情轻微的战友回部队卫生队疗养,但小郭这种情况会我们会继续治疗的!” 为了让王锐安心,他跟着王锐专门来到小郭的病房察看病情。“放心,等过完年,你和战友就能归队了!” “首长,对不起,是我太鲁莽了……” 王锐刚想道歉,就被副院长拉住了,并竖着大拇指说道:“小伙子,别说了,你是个重情义的好班长!”

训练中的好战友,平时的好兄弟(王佳寅 摄)

大年三十晚上,王锐借用值班室的炉灶为郭晓峰煮了一碗水饺,小郭吃着热腾腾的水饺,激动地问道:“班副,为了我冲到院领导的办公室,你不害怕吗?” 王锐笑着说:“傻小子,能不害怕吗,在连队,跟连长说话我都紧张,但你是我战友,别说闯办公室,以后上了战场,为你挡子弹我也愿意!”

降服“刺头兵”

“都说王锐很优秀,可我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 2015年年初,士官夏晓义从外单位调到了突击车九连,没想到初来乍到就公然质疑起王锐的能力。

敢和王锐叫板,夏晓义有自己的底气。作为原单位的训练尖子,他军事素质过硬,常常在各项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。如今调到新单位,夏晓义对新战友都有点看不上眼,心气高、不服管,几个班长都不想要这个 “刺头兵”。

“这个兵放我们班吧!” 王锐的决定出乎大家意料。知道夏晓义对自己不服气,训练时王锐特地跟他搭档。体能训练,王锐一马当先、冲锋在前,夏晓义紧随其后、紧跟不放;专业训练,驾驶战车在训练场上飞速疾驰,过急弯、跃弹坑,两人你争我夺、互不相让;四会教学,两人步骤规范、有模有样……

一段时间下来,虽然感到王锐素质过硬,但夏晓义仍不服气,酝酿着下一次 “较量”,期待着证明自己、战胜王锐。

可 “较量” 还没开始,夏晓义就因急性阑尾炎病倒,在医院接受手术。令夏晓义没想到的是,第一个来看他的人竟是 “对手” 王锐。王锐坐在病床前为夏晓义削苹果、递牛奶,跟他聊起班排的训练进度、人员情况,夏晓义心生一阵感动。夏晓义出院归队,恰逢团里组织阶段性考核,在五公里武装越野课目中,由于长期未参加训练,一直落在队伍后面。

王锐组织手枪瞄准训练,与战友分享射击瞄准经验(彭希 摄)

王锐发现情况,主动跑到夏晓义身边:“老夏,把枪给我吧!”

“不用,你自己往前跑吧,我可以。” 夏晓义摆摆手。

看着夏晓义快精疲力竭,王锐二话不说卸下他的枪,背在自己身上,一边鼓励一边带着他跑完全程。冲过终点线,夏晓义拍着王锐肩膀:“兄弟,谢谢你!”

别样“攀比”

2015年9月,王锐带的新兵里有对爱攀比的 “大小杨”。大杨是杨桂德,家里条件好,入伍前就养成了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;小杨是杨伟龙,来自农村,家里经济条件一般,但很好面子,时不时和 “土豪” 杨桂德攀比起消费来。

王锐深入了解两人的特点后,决定引导他们把这股 “攀比” 的劲头用到训练上。组织体能训练时,王锐有意把他俩分到了一组。结果,身体素质好的小杨把大杨甩在了身后。王锐趁机刺激大杨:“你个子比小杨高,加强训练肯定能超过他!” 以后的跑步训练,王锐都让大杨跟在小杨后面,并不停为他加油鼓劲。有了赶超目标的大杨果然不服输,不仅主动加练,还查阅资料为自己制订科学的训练表,成绩也在一点点进步。

训练当中,王锐眼神里总是透着一股 “狠劲”,凭着这股 “狠劲”,一步一步把自己锻造成了驾通打修全面过硬的 “两栖尖兵”(彭希 摄)

组织理论学习,上过大学的大杨考试成绩优秀,而小杨却只得了良好。就当小杨情绪低落时,王锐趁机做起思想工作:“你年纪比大杨小,潜力也更大,只要用心学,肯定不会比他差。” 有了王锐的鼓励,小杨找回信心,抓紧时间认真学习理论。

就这样,俩人在学习、工作和训练中越比越起劲,也渐渐脱颖而出。新训结束,当 “大小杨” 双双拿着 “新训标兵” 的证书到班长面前 “炫耀” 时,王锐笑着说:“这样的攀比可以有!”

扩展阅读Extended reading

    浏览历史Browse History